北京市

刑辩中国网

登录   /    注册   /    搜索

首页  >  律师详情  >  成功案例 > 全文

张贵民律师

案例基本信息

辩护方向: 被告人

判决结果: 辩护意见被采纳

涉嫌罪名: 贪污贿赂罪

受理法院: 大洼区人民法院

判决时间: 2021-05-19

案号: (2021)辽1104刑初69号


故意伤害案


审理法院:大洼区人民法院

案号:(2021)辽1104刑初69号

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21)辽1104刑初69号

公诉机关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考某1,女,1988年6月10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区。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考某2,女,1997年1月31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区。

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于*,辽宁泰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荆**,男,1999年3月22日出生于辽宁省盘锦市,汉族,中专文化,无职业,捕前住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区,户籍所在地:辽宁省盘锦市。因犯妨害公务罪,于2020年2月21日被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20年12月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5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盘锦市大洼区看守所。

辩护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贵民,辽宁圣代律师事务所律师。

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检察院以大检刑检二部刑诉[2021]4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荆**犯故意伤害罪,于2021年2月1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考某1、考某2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检察院指派员额检察官顾艳萍、庞毅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考某1、考某2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于*、被告人荆贺坤及其辩护人张贵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20年10月9日13时许,被告人荆**因琐事来到盘锦市大洼区利诚超市内与考某1和考某2理论,在理论过程中荆贺坤用刀将考某1和考某2扎伤,导致考某1右臂截肢,考某2血气胸。经盘锦市中心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考某21、胸部(肺裂伤)损伤,重伤二级;2、胸部(血胸)损伤,轻伤一级;3、四肢损伤,轻伤二级;4、胸部(肋骨)损伤,轻微伤;考某1手损伤,重伤二级。公诉机关针对上述指控当庭宣读、出示了被告人荆**的供述,被害人考某1、考某2的陈述,证人荆某、马某、胡某1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鉴定意见,指认笔录,刑事判决书及释放证明,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案件来源、抓捕经过,户籍证明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荆**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使二人重伤,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鉴于被告人荆贺坤认罪认罚,建议人民法院对其判处六年以上八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诉称,1.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考某1人身损害赔偿共计801742元,包括:伤残赔偿金381840元,医疗费229995元,伙食补助费3600元,营养费1800元,误工费13047元,护理费6914.91元,交通费1000元,住宿费500元,残疾用具50000元,精神抚慰金100000元。2.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考某2人身损害赔偿共计67854.56元,包括:医疗费47792元,伙食补助费2400元,营养费1200元,护理费3131.28元,交通费200元,误工费3131.28元,精神抚慰金10000元。

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认为,被告人荆贺坤具有故意杀人的故意,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荆**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罪名及量刑建议没有异议,且签字具结,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对于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合理的部分同意让其家属进行赔偿,待其出狱后也会对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进行赔偿和照顾。

其辩护人认为,1.证据材料卷第143页大洼区人民医院考某1病历出院诊断3为“右上肢血管神经损伤”,证据材料卷第196、197、198页,考某1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手术记录记载,2020年10月10日为考某1进行了“血管探查修复术”,10月14日为考某1进行了“截肢手术”。基于以上事实,结合常理,荆贺坤对考某1的伤害,并不必然导致考某1的截肢,有修复的可能,否则,就不会进行10月10日“血管探查修复术,恳请法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2.被告人荆贺坤在超市伤害考某2、考某1后,明知他人打电话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应认定为自首。

3.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一定责任,量刑时应当予以减少相应的刑罚量。

4.荆贺坤与考某2原系恋爱关系,本案属于因婚姻家庭的民间矛盾引发的刑事案件,量刑时应当予以减少相应的刑罚量。

5.被告人荆**已经自愿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依法应当从宽处罚。

6.对于刑事附带民事部分,因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自身存在一定过错,应当减轻赔偿责任。对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供的16张非正规发票不予认可。重症监护期间,不应给付护理费,考某1的护理费应按照1人,25天,128元每天标准计算;考某2的护理费应按照1人,24天,128元每天的标准计算。二原告人的营养费应按照30元每天标准计算。误工费应按照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的伤残赔偿金不应支持。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荆**与被害人考某2原系情侣关系,被害人考某1与考某2系姐妹关系。2020年2月8日,被告人荆贺坤因考某1经营的利城超市进货问题与超市所在小区物业人员发生冲突,物业人员报警,荆贺坤暴力反抗警察执法,被人民法院以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2020年10月8日,被告人荆**被刑满释放。

2020年10月8日晚,考某2通过微信向荆贺坤提出分手。2020年10月9日13时许,被告人荆**酒后携带一把长约30厘米单边刃尖刀到盘锦市大洼区清河湾小区利城超市找考某2、考某1寻求说法,其姐姐荆某得知消息后赶到利城超市,劝说荆贺坤回家。荆贺坤在与考某1理论过程中,掏出随身携带尖刀,将考某1右肩部扎伤、考某2左侧腋下部位扎伤。正在超市购物的马某与荆某将荆贺坤拉开,考某2趁机跑出超市,考某1躲进超市里屋。后马某拨打110报警电话,荆某拨打120急救电话。荆贺坤走出超市后,用刀割自己颈部二刀、扎腹部三刀,导致失血性休克。被害人考某1受伤后被送至盘锦市大洼区人民医院治疗,诊断为:“创伤性休克、右肩背部刀刺伤、右上肢血管神经损伤?”,后转至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治疗,诊断为:“右肩部、右胸壁刀刺伤,失血性休克,右上肢血运障碍?”。被害人考某2受伤后被送至盘锦市大洼区人民医院、盘锦市中心医院治疗,诊断为:“创伤性休克,失血性休克,左胸部刀刺伤,左侧创伤性血胸,左胸部软组织裂伤,左上臂外侧多发皮肤裂伤、软组织,左肺上叶肺裂伤,左侧第5肋骨骨折。”经盘锦市中心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考某1因被他人打伤,伤及右肩部致右肩部开放性损伤,右上肢血管神经断裂,肌肉坏死,创伤性失血性休克,损伤程度鉴定为:手损伤:重伤二级。考某2因被他人打伤,伤及胸部致左胸部刀刺伤,左侧创伤性血胸,左肺上叶肺裂伤,左第5肋骨骨折,左上臂外侧多发皮肤裂伤,损伤程度鉴定为:胸部(肺裂伤)损伤:重伤二级;胸部(血胸)损伤:轻伤一级;四肢损伤:轻伤二级;胸部(肋骨)损伤:轻微伤。2021年3月4日,经盘锦市中心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考某1伤残等级鉴定为:肢体损伤五级。考某2伤残等级鉴定为:胸部损伤十级。

2020年12月4日,到被告人荆**家中将其抓获。2020年2月21日,被告人荆**因犯妨害公务罪被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2020年10月8日被刑满释放。扣押作案工具单边刃尖刀一把,已随案移送。被告人荆**在检察机关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自愿认罪认罚。

2020年10月9日下午,被告人荆**在盘锦市大洼区清河湾小区利城超市持刀具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考某1、考某2扎伤。考某1受伤后被送至盘锦市大洼区人民医院,后转至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住院治疗36天,其中二级以上护理25天,发生医疗费230841.39元(原告主张229995元),伙食补助费3600元(100元/天×36天),营养费1080元(30元/天×36天),误工费8718元(87.18元/天×100天,依据原告主张天数计算),护理费3217元(128.68元/天×25天),交通费1000元,住宿费500元。经济损失总计248956.39元。

考某2受伤后被送至盘锦市大洼区人民医院,后转至盘锦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24天,发生医疗费46869.50元,伙食补助费2400元(100元/天×24天,依据原告主张天数计算),营养费720元(30元/天×24天),误工费2092.32元(87.18元/天×24天),护理费3088.32元(128.68元/天×24天),交通费300元。经济损失总计55470.14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及附带民事原告人提供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荆贺坤的自然情况及在实施此次犯罪时达到刑事责任年龄。

2.被害人考某1、考某2陈述证实:其二人系姐妹关系,考某2与荆贺坤原系情侣关系。2020年的“正月十五”,因考某1与经营超市所在小区的保安发生口角,保安报警。考某1殴打保安时,警察将考某1控制,荆贺坤因此殴打出警民警,犯妨害公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荆贺坤刑满释放后,考某2提出与荆贺坤分手。10月9日下午,荆贺坤到盘锦市大洼区清河湾小区考某1经营的利城超市找考某2,荆贺坤的姐姐荆某也到超市劝荆贺坤回家。荆贺坤想找考某2出去单独谈一谈,考某1不同意,荆贺坤拿出一把刀,先将考某1右肩部扎伤,后将考某2左侧腋下部位扎伤。

3.证人荆某(荆贺坤的姐姐)证言证实:荆**因考某1经营的超市在疫情期间不让进货,与小区保安发生冲突,后殴打出警民警,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2020年10月8日,荆贺坤刑满释放。2020年10月9日上午10时许,荆贺坤打电话称,考某2不和他处对象了,他心里想不通。同日13时许,其与荆贺坤通过微信联系,得知荆贺坤喝酒了,还拿了刀要去找考某2。其打车到考某1经营的位于盘锦市大洼区清河湾小区的利城超市,看见荆贺坤在超市内坐着,就劝荆贺坤回家。荆贺坤不听,还想与考某2单独谈谈,考某1不同意,荆贺坤从身上拿出一把刀,将考某1右胳膊、考某2左胳膊扎伤,其拦阻荆**,考某2趁机跑出超市,考某1也跑到超市里屋。其将荆贺坤拽出超市,荆贺坤用刀扎了自己腹部两刀、划了脖子一刀。荆贺坤作案使用的刀具被其扔在盘锦京环公司附近的一个水沟里,其将扔刀地点告诉了公安。

4.证人马某的证言证实:2020年10月9日14时许,其与同事胡某1在盘锦市大洼区清河湾小区利城超市购物时,进来一名陌生男子,坐在门口冰箱凳子上,一直在打电话。后来又来了一名红衣女子,劝这名陌生男子走。该男子想和考某2单独谈谈,考某1不同意。该男子从上衣里抽出一把尖刀,将考某1右肩部扎伤,之后又将考某2的左肩部扎伤。其与红衣女子一起拦着该男子,考某2趁机跑了出去。其打电话报警,并看到红衣女子拉着该男子走出超市,该男子拿刀扎了自己腹部几刀、割了脖子两下。

5.证人胡某1的证言证实:2020年10月9日14时许,其与同事马某在盘锦市大洼区清河湾小区利城超市购物时,从外面走进一名年轻男子。这名男子当时在打电话,打完电话之后,对超市老板考某1说,要和考某2单独谈谈,考某1拒绝了。其发现双方要打起来,就带着正在购物的一名女子和小孩躲在超市里屋。其只听到外面一直在砸东西,过了一会,考某1进到里屋,其看到考某1右肩膀受伤,一直在流血。警察赶到现场,其才从里屋出来。

6.盘锦市大洼区人民医院住院病案、盘锦市中心医院住院病案、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住院病案证实:2020年10月9日,荆贺坤自残受伤后被送至盘锦市大洼区人民医院治疗,诊断为:颈部刀刺伤、腹部刀刺伤、腹腔内出血、失血性休克。同日,考某1受伤后被送至盘锦市大洼区人民医院治疗,诊断为:“创伤性休克、右肩背部刀刺伤、右上肢血管神经损伤?”,后转至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治疗,诊断为:右肩部、右胸壁刀刺伤,失血性休克,右上肢血运障碍?;考某2受伤后被送至盘锦市中心医院治疗,诊断为:“创伤性休克,失血性休克,左胸部刀刺伤,左侧创伤性血胸,左胸部软组织裂伤,左上臂外侧多发皮肤裂伤、软组织,左肺上叶肺裂伤,左侧第5肋骨骨折。”

7.辨认笔录证实:考某1辨认出荆贺坤系对其和考某2实施故意伤害犯罪的人。考某2辨认出荆贺坤确系对其和考某2实施故意伤害犯罪的被告人。荆贺坤分别辨认出考某1、考某2确系本案被其伤害的被害人。荆贺坤辨认出大洼区清河湾小区利诚超市确系其实施故意伤害犯罪的地点。马某、荆某分别辨认出考某1、考某2确系本案被伤害的被害人。荆某辨认出荆贺坤确系本案实施故意伤害犯罪的被告人。

8.盘中心医法医司鉴所[2020]司鉴字第152号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证实:考某2因被他人打伤,伤及胸部致左胸部刀刺伤,左侧创伤性血胸,左肺上叶肺裂伤,左第5肋骨骨折,左上臂外侧多发皮肤裂伤,损伤程度鉴定为:胸部(肺裂伤)损伤:重伤二级;胸部(血胸)损伤:轻伤一级;四肢损伤:轻伤二级;胸部(肋骨)损伤:轻微伤。

9.盘中心医法医司鉴所[2020]司鉴字第160号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证实:考某1因被他人打伤,伤及右肩部致右肩部开放性损伤,右上肢血管神经断裂,肌肉坏死,创伤性失血性休克,损伤程度鉴定为:手损伤:重伤二级。

10.盘中心医法医司鉴所[2021]司鉴字第015号、盘中心医法医司鉴所[2021]司鉴字第016号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证实:考某1伤残等级鉴定为:肢体损伤五级。考某2伤残等级鉴定为:胸部损伤十级。

11.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16张证实:事发后的现场情况。

12.提取笔录、扣押决定书及扣押清单证实:侦查人员在荆某的带领下,在大洼西湖东门水沟将本案涉案作案凶器捞出。

13.指认笔录证实:经荆贺坤、荆某、胡某1、马某分别指认,从大洼西湖东门水沟中提取的刀确系其扎伤考某2、考某1时所使用的凶器。

14.随案移送清单证实:被告人作案时使用的尖刀一把,已随案移送。

15.被告人荆贺坤的供述证实:2020年2月,其因考某1经营的超市进货问题殴打警察,以妨害公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2020年10月8日,其被刑满释放当晚,考某2通过微信与其分手。次日13时许,其与父亲、老叔饮酒后,携带一把水果刀独自来到盘锦市大洼区清河湾小区的利城超市找考某2、考某1要个说法。由于其醉酒说不清楚,就给姐姐荆某打电话,荆某赶到超市后,劝其回家。其与考某1理论过程中因为生气,从左腋下掏出水果刀,扎伤了考某1的右肩和考某2的左胳膊。后来,其走出超市用刀划了自己脖子两刀、腹部三刀,就倒下了。

16.案件来源、抓捕经过证实:2020年10月9日14时09分许,接到马某电话报案称,在盘锦市大洼区利城超市内有人持刀伤人。经查,荆贺坤持刀将考某1、考某2扎伤,导致考某1右臂截肢,考某2血气胸。2020年12月4日,到被告人荆贺坤家中将其抓获。

17.刑事判决书及释放证明证实:荆贺坤于2020年2月21日因犯妨害公务罪被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于2020年10月8日刑满释放。

18.认罪认罚具结书证实:被告人荆贺坤在审查起诉阶段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

19.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住院病志、费用清单、医疗费收据证实:考某1受伤后住院治疗情况及发生医疗费数额。

20.考某1的陪护证明证实:考某1在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住院期间,重症监护10天,一级护理7天,二级护理18天。

21.盘锦市中心医院住院病志、费用清单、医疗费收据证实:考某2受伤后住院治疗情况及发生医疗费数额。

本院认为,被告人荆贺坤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考某1、考某2重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予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提出被告人具有故意杀人的故意,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的意见,经查认为,被告人荆贺坤持刀所刺人体位置并非致命部位,且刺伤被害人后某未选择继续行凶,没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和故意,其主观目的是为了损害他人身体,故公诉机关起诉的罪名定性准确,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的该项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被告人荆贺坤持刀伤人,并造成二被告人伤残的后果,依法从重处罚。被告人荆贺坤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从重处罚。本案系因感情纠纷的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犯罪,被告人荆贺坤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自愿认罪认罚,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荆贺坤在到达现场前,已预料到可能会发生冲突并准备了刀具,双方理论过程中,其可以不采取伤害行为,却实施了伤害被害人的行为,被害人对伤害行为不具有过错,对辩护人提出的被害人负一定责任,减少被告人刑罚量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荆贺坤虽知他人报警,但其因自残导致失血性休克,不具有自动投案的主动性,其出院后亦未主动投案,不应认定为自首,对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构成自首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辩护人提出荆贺坤对考某1的伤害并不必然导致考某1截肢的辩护意见,经查认为,被告人及辩护人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存在其他外因介入导致考某1受伤手臂截肢,且考某1从盘锦市大洼区人民医院转至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是由医院建议,并乘坐救护车前往,亦不存在耽误治疗的可能,故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公诉机关量刑建议适当。

公民的身体权、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被告人荆贺坤持刀将原告人考某1、考某2扎伤,对本次事件负有过错。二原告人的经济损失,被告人荆贺坤应予赔偿。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而遭受物质损失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对于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精神损失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该解释第二条规定,“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的物质损失,是指被害人因犯罪行为已经遭受的实际损失和必然遭受的损失”。故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伤残赔偿金、精神损失赔偿的附带民事诉讼请求,按法律规定不属于附带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要求被告人荆贺坤赔偿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食宿费等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并判令被告人荆贺坤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关于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的医疗费,经本院核算考某2的医疗费数额为46869.50元,考某1的医疗费数额为230841.39元,考某1主张229995元系对自身权利的处分,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人对考某1的医疗费票据中非正规发票部分不予认可,经查认为,该部分票据虽非正规发票,但票据中均加盖“沈医附属中心医院于慧超0527”印章,并有于慧超签名,该部分支出系考某1在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住院期间在医院购药使用,属因治疗产生的必要合理支出,对原告人的该部分主张,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的营养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考某1、考某2的伤情构成伤残,应给付营养费,营养费按每日30元计算。关于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护理费,考某2住院期间为二级以上护理级别,考某1住院期间二级以上护理25天,根据法律规定,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本院按照2020年度辽宁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中从事居民服务业收入标准进行计算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护理费。考某1重症监护期间的护理费已在医疗费中计算,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的交通费,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虽未提供交通费票据,但交通费属就医、转院等实际支出,本院结合事发地、就医地等相关情况,酌定考某2的交通费为300元,考某1的交通费为1000元。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考某1主张的住宿费,虽未提供票据,但因其在外地就医,陪护人员的住宿费用属实际支出,其主张500元,符合实际情况,予以支持。关于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的误工费,二原告人均未提供收入证明,本院参照2020年度辽宁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中全体居民人居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考某1、考某2因伤致残,误工费可计算至定残前一日(2020年10月9日至2021年3月4日),二原告人主张100天和24天,系对自身权利的处分,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考某1主张的残疾用具费,尚未发生,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权利。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七条、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荆**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

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被告人荆贺坤的刑期自2020

年12月4日起至2028年12月3日止。)

二、被告人荆**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考某1经济损失248110元,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考某2经济损失55470.14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三、随案移送作案工具:长约30厘米单边刃尖刀一把,依法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盘锦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苏*

审 判 员  孟*

人民陪审员  高*

二〇二一年五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郑*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五条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前款规定的期限,对于被假释的犯罪分子,从假释期满之日起计算。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零一条对于认罪认罚案件,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时,一般应当采纳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和建议,但有下列情形的除外:

(一)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或者不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的;

(二)被告人违背意愿认罪认罚的;

(三)被告人否认指控的犯罪事实的;

(四)起诉指控的罪名和审理认定的罪名不一致的;

(五)其他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情形。

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量刑建议明显不当,或者被告人、辩护人对量刑建议提出异议的,人民检察院可以调整量刑建议。人民检察院不调整量刑建议或者调整量刑建议后仍然明显不当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工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七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八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第九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十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十一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

第一条民法典施行后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民法典。

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适用当时的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但是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实持续至民法典施行后,该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民法典的规定,但是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个人中心  > 分类 >  成功案例

首页   注册/登录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平台优势
刑辩中国网    刑辩中国网

@2020 北京浩博正义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283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8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