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

刑辩中国网

登录   /    注册   /    搜索

首页  >  律师详情  >  律师文集 > 全文

谢京辉律师

非法采矿类案鉴定意见不被采信的情形


分类:律师随笔

发布时间:2020-10-29


非法采矿类案鉴定意见不被采信的13种情形

原创  法纳刑辩



非法采矿类案鉴定意见不被采信的13种情形



2016年两高颁布实施了《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采矿解释”)的规定,并新增入罪标准——实际开采的“矿产品价值”。


故,在非法采矿案件中,定罪量刑的主要依据是两个价值:一是实际开采出来的矿产品价值(下称“矿产品价值”),一是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下称“破坏价值”)。


由此,在司法实践的案例中也会出现两大鉴定意见:第一,当地物价部门对矿产品价值出具的价格认定结论;第二,国土部门对破坏价值出具的鉴定结论以及相应的储量报告、检测报告。


法纳君通过案例,为大家梳理了哪些鉴定意见不会被采信的情形。


一、国土部门作出的关于破坏价值的鉴定结论未附鉴定报告,出具单位名称不对的,该证据存在重大瑕疵,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案号:(2018)粤0982刑初56号


裁判理由:在本案中,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向化州市国土资源局出具的鉴定结论并没有附《鉴定报告》,该鉴定程序不符合法律及有关规定。


鉴定结论是“经广东省国土资源厅鉴定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委员会依法鉴定”,经查,广东省国土资源厅于2006年2月28日成立“广东省国土资源厅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鉴定委员会”,并不存在作出鉴定结论的鉴定机构,证据存在重大瑕疵,因此,该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二、国土部门出具的非法采矿“资源价值鉴定结论”既不属于矿产品价值,也不属于破坏价值;价格认定复函以回函形式作出,不属于鉴定意见。


案号:(2018)青2626刑初5号


基本案情:2016年6月,七名被告人合伙出资49.5万元共同开采砂金,共采挖20余天,采挖砂金53.563克。破坏土地资源面积约为20余亩,对当地的对原始地形地貌景观损害程度为较严重。


七被告人的辩护人均针对两份证据的三性提出了异议,即《青海省玛多县花石峡镇吉日迈村砂金资源非法开采价值鉴定报告》以及《果洛州价格认证中心价格认定复函》的鉴定方法、鉴定程序、鉴定结论,均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法官采信了辩护人的意见,同时未采信价格认定结论和破坏价值的鉴定,裁判理由主要有三:


第一,辩护人在庭前会议时针对两个鉴定提出的意见,公诉机关在三次庭前会议召开后仍未予补强证据;


第二,《青海省国土资源厅对玛多县花石峡镇吉日迈村非法开采砂金资源价值鉴定结论》虽具有专业性,对鉴定过程的科学性、合理性予以认可,但鉴定结果既不属于开采矿产价值,也不属于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不属于采矿解释规定的“情节严重”情形,在案无任何其他证据加以佐证。


第三,《果洛州价格认证中心价格认定复函》从鉴定结论的形式来看是以复函形式回复,不属于鉴定结论;复函上只有一个鉴定人员的签字,不符合鉴定程序;


认定结论每克黄金210元的结果是在在国土资源部西宁矿产资源监督检测中心未对涉案砂金作出Au(972.5‰),Ag(27.5‰),质量(53.563g)检测报告就得出的结果,有勃常理,故该价格认定复函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因上述鉴定意见未被采信,后该案以《青海省玛多县花石峡镇吉日迈村砂金过采区矿山地质环境综合治理方案》确定的治理费用总投资为242552元认定为公益诉讼部分的赔偿数额,未载明犯罪数额。


三、未先对矿产品的定性鉴定的情况下,作出的价格认定不予采信


案号:(2019)津01刑终603号


裁判理由: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非法采矿的方量系具有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依据鉴定程序进行鉴定,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故对公诉机关指控的非法采矿采石方量予以采信,但公安机关在未对涉案矿石品质进行认定的情况下即以建筑用白云岩矿进行有关机构进行价格认定,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故对公诉机关指控的非法采矿价值不予采信。



四、非由侦查机关委托鉴定的鉴定报告,委托主体不合法,不作为证据使用


案号:(2020)川11刑终82号


裁判理由:河道砂石资源鉴定报告系本案刑事立案后由马边水务局委托有关部门作出,而非侦查机关委托作出,委托主体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应采纳作为本案证据,辩护人对该证据的异议成立。


首页    个人中心    所属分类:律师文集
首页   注册/登录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平台优势
刑辩中国网    刑辩中国网

@2020 北京浩博正义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283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8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