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

刑辩中国网

登录   /    注册   /    搜索

首页  >  律师详情  >  律师文集 > 全文

仇伶律师

结合三个案例,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三个法律适用问题的解析


分类:亲办案例

2021-01-28

阅读:132人


结合三个案例,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三个法律适用问题的解析

仇伶   2021年1月27日

近段时间,我办理了岳阳各县、区的几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案件,发现虽然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就发布了《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但岳阳各县、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案件很少,这两年才有所增加,现结合办理的三个案例,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三个法律适用问题进行解析。

【案例1】张某办理了工商营业执照后,开办公司,为了公司经营,购买电话号码等个人信息,至案发时,获利70余万元。岳阳某县检察院指控张某情节特别严重,量刑是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案例1的主要争议问题是“为合法经营活动而非法购买公民个人信息”,只有“情节严重”的情形,没有“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量刑只有“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解释》第六条:“为合法经营活动而非法购买、收受本解释第五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规定以外的公民个人信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规定的“情节严重”:(一)利用非法购买、收受的公民个人信息获利五万元以上的;(二)曾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受过刑事处罚或者二年内受过行政处罚,又非法购买、收受公民个人信息的;(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解释》第六条只规定了“情节严重”情形,没有“情节特别严重”情形。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8)粤0106刑初903号判决书、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4刑初448号判决书均与我的观点一致:“为合法经营活动而非法购买和收受一般公民个人信息的,《解释》没有规定情节特别严重的标准,故对公诉机关对被告人情节特别严重的指控,不予认定。”

岳阳某县检察院指控张某情节特别严重,量刑是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不符合法律规定。

需要指出的是“为合法经营活动而非法购买公民个人信息”,《解释》第六条限定了三种入罪标准情形,并不包括信息条数。信息条数不是定罪的标准,而应以获利、再次犯法、其他情形为准。尽管存在“其他情形”的兜底条款,但法院不能直接以信息条数作为入罪标准。

【案例2】江某花了13万余元购买公民个人信息后,又以17万余元的价格出售给他人。岳阳某区检察院指控江某获利4万余元,情节严重,量刑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案例2的主要争议问题是“个人实施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应以违法所得入罪,而不是以获利入罪”。

《解释》第五条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规定的“情节严重”:(七)违法所得五千元以上的。(十)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一款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三)数量或者数额达到前款第三项至第八项规定标准十倍以上的。违法所得五千元以上的量刑幅度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违法所得五万元以上的量刑幅度是“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解释》第五条、第六条规定得已经很清楚,为合法经营活动而非法购买公民信息的,以获利金额来认定犯罪情节,不是为合法经营活动而买卖公民信息的,以违法所得来认定犯罪情节。案例2中江某买卖信息不是为了合法经营,应以违法所得17万余元来认定犯罪情节,量刑应该为情节特别严重,量刑幅度为“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岳阳某区检察院只指控江某情节严重,对于有利于被告人的指控,作为辩护人不会提出异议。

【案例3】蔡某开办了有工商注册的某公司,在合法经营中,收受了他人的个人信息,后蔡某将收受的个人信息以30余万元出售给他人,岳阳某区检察院指控蔡某获利30万余元,情节严重,量刑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案例3的主要争议问题是“在合法经营的前提下,将购买、收受的公民个人信息又非法出售的,不能适用《解释》第六条,而应直接适用《解释》第五条的入罪标准,适用情节特别严重的量刑”。

《解释》第六条为合法经营活动而非法购买、收受本解释第五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规定以外的公民个人信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规定的“情节严重”:(一)利用非法购买、收受的公民个人信息获利五万元以上的;(二)曾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受过刑事处罚或者二年内受过行政处罚,又非法购买、收受公民个人信息的;(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将购买、收受的公民个人信息非法出售或者提供的,定罪量刑标准适用本解释第五条的规定。

将购买、收受的公民个人信息非法出售或者提供,这时候,行为性质已经发生变化,不再具有“为合法经营活动而购买”的目的,不能适用《解释》第六条,而应直接适用《解释》第五条的入罪标准。

案例3的蔡某虽然有合法经营的前提,但将收受的个人信息又非法出售,违法所得30余万元,根据《解释》第五条,违法所得五万元以上,量刑幅度应为“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岳阳某区检察院只指控蔡某情节严重,量刑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该指控对蔡某有利,作为蔡某的辩护人同样无异议。


个人中心  > 分类 >  律师文集
  • 相关律师文集推荐
  • 首页   注册/登录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平台优势
    刑辩中国网    刑辩中国网

    @2020 北京浩博正义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283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831号